邯郸市锦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竭诚为您服务,服务涵盖|邯郸软件开发|邯郸APP开发|邯郸OA|邯郸软件|邯郸APP

邯郸市锦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
示例图片三
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业界资讯

B站上市,A站没落:创业正反面教科书

2018-03-14 08:59:47 邯郸市锦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阅读

美国东部时间3月2日,哔哩哔哩(下文简称“B站”)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公开提交了上市申请,计划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,融资金额4亿美元,股票交易代码为“BILI”。

B站以ACG(动漫、游戏)相关视频内容起步,现阶段已经发展为包含视频、游戏、直播、社区等服务的综合性内容平台,B站的视频内容并不以传统的影视综艺为主,而是以PUGV(ProfessionalUser Generated Video)为核心,即用户自制的、经过专业策划和制作的高质量视频。

据招股书显示,B站2017年第四季度的月度活跃用户为7180万,是2016年第一季度的2.5倍。B站用户中有81.7%出生于1990-2009年之间,在招股书中被称为中国的“Generation Z”(Z世代,指中国90-00后)。

在收入方面,B站2017年总收入为24.68亿元人民币,其中游戏收入占总收入的83.4%。基于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(Non-GAAP)的年净亏损为1.01亿元人民币,这项数字处于快速增长状态,2017年同比上年增长372%,2016年同比上年增长299%。

AcFun(A站)和B站都诞生于个人建站,在A站频繁宕机后,B站创始人徐逸打造了B站(当时名为MikuFans),给A站用户一个服务器出问题后可以去的站点。

直到现在,中国的二次元文化领域中,A站和B站对国内动漫爱好者的影响力几乎是垄断性的,在这样二分天下的简单格局中,B站在多年来的稳定发展之下能够上市,只是时间问题。

不过令人唏嘘的是,老对手A站却在时代的洪流中被落下了。

今年2月2日,AcFun.tv曾因为融资问题短暂关停,彼时主域名已经无法正常访问,且员工还有两个月工资到目前仍未发放。虽然现在,A站已经度过难关,再次回归,但无论是在商业收入抑或是用户体量上都远远不及B站的A站,此次二者的差距又会因为B站的赴美上市而被进一步拉大。

而B站在这一场国内二次元文化领域的斗争中之所以能够胜出,有命运的垂青,有自身的坚持,也有向世界妥协的圆融。在《死生AB站| A站侵权、亏损、内斗的10年》中,猎云网曾对二者的不同发展路径进行过详尽的分析,从而可以看出,为什么如今上市的是B站?

版权风波后:A站视频下架| B站积极补漏

2010年初,A站创始人之一Xilin以400万的价格出售了A站,实现买房买车的梦想。

但是创始人xilin离开后,2010年在Acfun贴吧以创始人身份写道:

“Acfun一直以来的存在模式,是不合理的,ACFUN需要其他的网站提供生存空间,说的明白点,Acfun通过盗用其他网站的资源,一直偷偷摸摸、苟延残喘的活到今天。”

众所周知,成立之初,A站和B站就只是ACG爱好者搬运、上传视频共享的弹幕网站。二者早期的视频内容通常都来自新浪播客、腾讯播客、优酷、土豆等其他视频网站,通过非正规的盗链方式来获取。

但是,随着国内版权意识的加重,这一道路早已明显走不通。

2014年底,优酷向A站发出版权信,但A站并未因此重视内容版权。第二年3月,优酷土豆起诉A站。A站的此次盗版危机最终以当年8月优酷土豆入股告终,但A站的盗版并未由此停止。天眼查的数据显示,A站北京公司和广州公司在2016年遭遇的版权诉讼有16起。

无独有偶,2014年底,B站第一次因为版权问题被推上了法庭,在 2015年1月7-8日,B站又面临着6起侵权诉讼。

但是B站亡羊补牢的动作十分迅速。

从那时起,B站便开始向日本不断购买动画版权,除了引入最新的动画以外,更是低成本大量购入了老番,特别是部分经典作品,填补版权空缺。直到现在,大部分销量高的动画作品在B站都有资源,而动画作品的受众,才是二次元的核心人群。除了动画版权以外,B站也购买了部分其他作品的版权。同时,B站也联合出品了几部优质纪录片,触角走向了内容的上游。

而就在2018年初,B站宣布购买了英雄联盟2018年三个非常重要的赛事,分别是LPL职业联赛、全球总决赛和洲际赛,这三个赛事从今年1月覆盖到11月。

但是A站的动作却很慢,这导致用户发出了这样的声音:

“对于A、B站这样二次元社区,每季的新番应该是最主要的内容。不过现在A站的新番很少,B站每个季度都能购买大量的新番,而A站现在每季的新番数量甚至还没有爱奇艺多。现在不是不想在A站看,而是A站没得看。”

政策风险后:A站多次关停| B站稳健发展

2015年11月,A站因为无证经营被相关监管部门处罚并警告。彼时,用户们才发现,Acfun网站上线至今,都没有进行ICP(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)备案。

长达8年没有备案域名,对于一个互联网企业来说,这令人难以置信。

而当时,A站通过挂靠到土豆网规避了域名风险,直到2016年9月,A站的新域名acfun.cn/acfun.net才正式通过ICP备案。

但是2017年6月,A站因不具备《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》的情况下开展视听节目服务,被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要求关停视听节目服务,进行全面整改;2017年9月5日,北京市文化市场执法总队又责令A站对视频节目内容进行整改。

虽然A站最终靠腾挪解决了危机,但是不断被关停、多次陷入舆论风波,早已导致A站用户流失。

相比之下,晚了2年出生的B站却是牌照齐全,少有的几次宕机都是因为系统问题。

在那段时间,B站的月均DAU在不断上涨,A站的月均DAU却在缩水。A站在2017年1月份的峰值是1200万,当时月平均DAU也有800万。截止2017年12月份,A站移动端活跃用户数量仅剩170万,而同期B站的活跃用户数量高达4769万,二者之间的差距有28倍之多。

长期亏损后:A站商业模式不明 | B站多面探索

在二次元领域成为风口之际,二次元产品的变现问题就一直令人诟病。当时A站、B站并不理想盈利情况,更是让围观者产生质疑。

A站在2015年的营业收入约为363万元,净亏损达1.13亿元,A站2016年前9个月营收约为71万元,净亏损达1.46亿元。除了经营亏损,截至2016年9月30日,A站的负债总额高达1.48亿元,净资产为-1.12亿元。

当时的B站处境也很尴尬,虽然曾有员工透露其已经收支平衡,但其最新的财务状况仍未公开;而陈睿在去年的Bilibiliworld展会上表示B站会早日争取盈利,这意味着,B站此前曾长期陷入亏损困境。

还好,到了2015年11月,《Fate/GrandOrder》宣布由B站代理国服,据悉,该款手游上线当月最高流水高达8000万元,甚至超过了《阴阳师》和《王者荣耀》。在招股书中我们也可以看到,在2017年近25亿的总收入中,游戏收入占到总收入的83.4%。

随后,B站牵手尚世影业成立哔哩哔哩影业,目的是一方面“自给自足”能够省去购买版权的费用,另一方面,通过对作品的投资制作还能带来版权以及广告等其它方面的收入。

2016年,B站在商业化的道路上已经激进了很多,公开信息显示,至今B站在ACG行业投资了41家公司。

但是A站直到2017年初,A站才开始试水游戏运营,首次参于游戏运营。2017年2月底,在A站的游戏中心只提供了14款游戏的下载,但是这一数字在B站是47款。

而除了游戏以外,A站的商业化动作却是寥寥无几。说出来简直令人不可置信,早在几年前就获得融资,背靠奥飞、优酷、软银中国的一个平台,甚至在垂直领域拥有着极高的知名度和巨大的用户群体,却一直没有发掘出别的商业价值,除了A站,大概也找不出第二家。

团队变化:多次卖身的A站|管理团队稳定的B站

2010年初,A站创始人之一Xilin以400万的价格出售了A站,实现了买房买车的梦想。

2010年初,接手A站的是杭州边锋(桌游“三国杀”PC版研究公司)武汉分公司的总经理陈少杰,赛门成为A站新站长。但是这位新来的东家将主要精力放在了游戏直播业务,并在A站内成立直播业务板块,随后独立出来,成为了现在估值百亿的“斗鱼“。

2014年年初,陈少杰将其转手卖给手游公司晶合思动的创始人杨鑫淼,专心运营斗鱼。

2014年4月,奥飞入股A站。12月,奥飞空降一批高管,A站原来的高管几乎被全部解职或调任。

2016年1月,A站获得软银中国A+轮6000万投资。这次,孙旻由CEO升级成为总裁,并任命莫然担任CEO。莫然之后又邀请来半次元的CEO王伟(又名PT)担任管理产品技术主管,原先的领导层和中层再一次遭到清洗。

2016年7月,莫然因个人原因辞去全部职务,由奥飞娱乐首席战略官李斌接任董事长,原A站总编辑刘炎焱接任CEO职务。

相比之下,同为二次元巨头的B站管理团队一直很稳定,创始人徐逸加老成董事长陈睿的搭配默契运行多年,徐逸为了B站发展,将最高掌控权交给了在运营方面更强势的陈睿,自己成了B站吉祥物。虽然先后迎来IDG、启明、掌趣以及腾讯等机构层层加码,但是B站的掌控权始终在以陈睿、徐逸为首的核心团队中,资本框架一直很清晰。

在股权结构上,董事长兼CEO陈睿持股21.5%,为第一大股东;创始人兼总裁徐逸占股13.1%;副董事长兼COO李旎占股3.7%。在主要机构投资者中,华人文化(CMC)持股12.8%,位列第一,正心谷创新资本(9.0%)、IDG-Accel(7.6%)、君联资本(5.9%)、腾讯公司(5.2%)分列二至五位。根据招股书披露内容推算,管理团队投票权超过80%。

至于未来,招股书披露,B站此次募资将用于继续满足用户对优质内容的需求、持续提升用户体验,同时,公司将进一步加强平台技术,包括云技术、大数据和人工智能,并全方位加强平台的竞争力。

眼看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B站即将迎来一次大意义的成长,A站又该如何真正走出现在的泥泞呢?


Powered by MetInfo 5.3.14 ©2008-2018 www.metinfo.cn